網頁

2014年10月5日星期日

崇德中學校長給崇德同學的公開信

以下轉載祟德中學校長給祟德同學的一封公開信。


各位同學:
大家要校長就佔中表態?好啊!

第一、佔中人士以為敵人只有政府和警察,他們忽略了所有生活、甚至生計被他們影響的市民遲早都會成為他們的敵人。大家只要回答一個問題,思路便會清晰一點。試問有多少佔中示威人士是住在旺角、尖沙咀、銅鑼灣和金鐘的?也就是說,他們是不是在自己家門口示威,只為自己家人帶來不便?有多少佔中示威者的收入已在不自願的情況下「被」充公,損失慘重?
這種「我不需經你同意便在你家門口和平示威而你是不會或不准發聲的」和「我示威,由你付出代價」的思維模式,其實是否在構思佔中時已先陷入了一個誤區?
舉例說,如果你們為爭取民主而在崇德操場罷課,我相信學校附近的街坊都不會反對你們,甚或欣賞你們。但如大家選擇佔領洪水橋輕鐵隧道罷課,要洪水橋居民要嘛走遠些,利用其他過路設施過馬路;要嘛就是不依規則在車來車往的青山公路橫過馬路。試想想:洪水橋的居民會支持你們嗎?他們會跟大家發生衝突嗎?時間愈久,發生衝突的機會會愈大嗎?當然,用暴力去解決問題,在講求文明的今天,是會遭人唾棄的。
既然大家口口聲聲「愛國不一定愛黨」,那「支持民主也不一定要支持佔中、支持全港罷教和罷課」,是不是同一個思維方式呢?老實說,我不支持一切導致「一拍兩散,玉石俱焚」的政治行動。

第二、佔中人士以為他們是代表全港民意,那是他們思維的第二個錯誤。就此,今天社會出現嚴重的分裂,包括親戚、朋友、教友、同事、同學、家人、夫婦、情侶等也可分裂,便知我此言非虛。若大家依然採用這種「敵我矛盾,非友即敵」的思維繼續下去,我看不到民主會在明天的香港出現的可能性,反之仇恨與戾氣則會與日俱增。民主若缺乏了互相尊重,互相聆聽、互相包容、互相接納、互相妥協,而仍是一言堂,唯我獨尊,那只是「另類的專制」,不配稱為民主。

至於政客,行動前若不會先思考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所做的每一件事,會為自己的政治前途帶來什麽影響、帶來多少籌碼的,那便不是政客。
戴教授正因他不是政客,所以表現有點進退失據。他先邀請死士十一去飲,也邀請市民去觀禮,聲言絕對不會提早,也不會接受未成年人士參加;到黃之鋒因突然發難而被捕,他在台上被群眾質疑「大人得個講字」,礙於群眾壓力,忽然又半夜提出要提早入席;過了兩天,又話自發來的市民太多,情況失控,又不是他邀請的,他們三子不會對此負責;到警方鎮壓後,群情洶湧,輿論一面倒傾向佔中人士,他又出來主持大局(但這時亦沒有說他會否對之後發生的事負責);其後,他想去政總調停佔領人士阻礙公務員上班的情況,但人家聲言根本沒當他是領袖,也不隸屬學聯和學民,他們有他們自己訂下的規矩;鼻子碰了灰後,他只好再回到金鐘。他的表現為什麼會這樣反反覆覆呢?因為他是一位學者,而不是一位政客。
但政客在過去十天又在哪裡呢?他們推了大學生出來,更無恥的,是連中學生也推出來打頭陣(這已經違反了佔中不准未成年人士參加的承諾),利用市民對學生的一份尊重、愛護和信任,先領一個頭彩,而自己則在大後方,養精蓄銳,俟機抽抽水,爭取將來的政治籌碼,政客的本色顯露無遺。難怪網上不時有市民質疑他們有沒有叫自己的子女出來一同佔中,一同嚐嚐胡椒噴霧和催淚氣體的味道。

至於學生(不包括學生領袖),思想單純而入世不深,無論他們的表現怎樣,是和平還是激進,他們的一腔熱誠,是無庸致疑和得到市民認同的。至於他們是否被利用,還是已經消化所有訊息和評估形勢,才參加行動,我不敢說,那些只能讓歷史去評價。我們誰都沒有資格說誰是歷史的罪人,除非你真的掌握一些不為人知的資訊,又或你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最後,佔中引致騷亂遲早會出現,成年人是心中有數的,只在對來得遲與早和程度有多嚴峻有不同的看法而已。粗淺地去分析,如果反佔中人士真的只是為個人的「利益」而戰,一旦利益的威脅消減,他們便會立刻退兵,絕不會留戀;如學生真的是為「理想」而戰,碧血丹心,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歷史告訴我們,他們會堅持到流血,甚或犧牲。當年文革尾聲,連毛澤東也不能叫停紅衛兵的派系武鬥,最終要出動軍隊鎮壓,事件才告平息,便是最好的例子。在文革進行中,你問紅衛兵有沒有做錯,百分之一百說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文革後,如你再問他們有沒有做錯,相信不用他們答,大家都心中有數。(想多知道一些文革的故事,可看《天讎》、陳若曦的小說或其他傷痕文學。)
政治鬥爭的不為人知的一面,並非一般市民所能解讀,更何況是我們極力要保護的中學生?
試想想:香港亂了,誰會得到最大的益處?中國亂了,誰會得到最大的益處?那是很值得深究的課題。(昨夜除佔中的新聞外,最觸目的便是美國取消已有三十年歷史的售賣武器予越南的禁制令,肯售賣武器給越南,此舉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作為教育工作者,保護學生不受傷害是我們的天職。針對目前的困局,協助釜底抽薪,不再火上加油,才是我們需要緊守的工作崗位。大家看看八間大學校長的聯合呼籲,「中學主要議會及十八區校長會聯席會議」的聯合聲明,和各大報章的社論,均是反對暴力,勸籲同學們盡早撤離和希望各方保持克制,見好就收,便知道這說法不是校長個人的一廂情願。

希望大家今天能收拾心情,檢視過去十天來所學到的東西和對政治的覺醒,讓它慢慢在自己的內心沈澱,醞釀成為自己明天要走得更高更遠的用糧。如你想為自己的社會和國家多做一點事,記著:一顆無私的心、紮實的學問根基、開闊的眼界和胸襟、明察秋毫的分析力、平和的心境、冷靜的思考、和而不同的處事方式、謙虛學習的態度,一一都需要假以時日,細心栽培,才能發芽生長,欲速則不達。
校長對崇德人,永遠充滿期盼及給予支持。
I love you, Shungtakians.
龔廣培啟

22 則留言:

  1. 分析得很好,可惜十位佔中學生中有十位也不會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就算看了,接收到多少又是另一回事。
      不是說他們看不明白,而是說他們是否願意接收和認真思考。

      刪除
    2. 看了反而會引起他們反感,盲目攻擊!
      這是我這幾天在FACEBOOK看到的情況。

      刪除
    3. 如果他們繼續以看蘋果作為精神食糧,無論龔校長如何有理據,對他們也會無能為力。

      刪除
  2. 香港好耐無試過亂成咁款了, 對好多在不滿中生活的人黎講係好過癮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早前報章已有報導肥佬黎和美國軍方的親密關係,爭取「公民提名」和宣傳「假普選」最落力的泛民中有多個名人和領袖都有接受了肥佬黎的捐款(賄款?),在這樣的背景下發動佔中,企圖以自殘式的手段脅迫中央更改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相信只會是越多人走出來支持佔中,越會令中央擔心而收緊香港的民主進程,民主的距離也越遠,正是欲速則不達。

      刪除
    2. 又或者有人希望一國兩制失敗,將香港政制問題變為free Tibet爭議

      刪除
    3. 從收到的訊息,有唔少都見到美國既手影,有人話呢場係中、美既戰役,可憐香港成為戰場,仲要係自己人破壞自己既前景。

      刪除
  3. 如果你問我想唔想要無篩選嘅普選、我可以告訴你、我想。但我亦會告訴你、我絕對不贊成戰中。因為現實已經告訴我、在阿爺家族之中、誰是損害家族利益者、必如前阿爺老趙一樣下台告終。因此阿爺絕不會冒着亡族嘅風險、容許這種選舉模式在龍的天下萌芽。現實還告訴我、紫荊人根本無能力跟阿爺硬拼、如果強求嘅話、只會輸、冇得贏。既然係咁、又何必急於為一件從來未擁有過嘅東西打生打死?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佔中一發動,已經注定了是全香港市民(除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外)的一個通輸之局,只在乎輸多輸少而已!

      刪除
  4. 走出來支持佔中的人中,大部分都是想為香港的未來盡一分力的熱血青年,可是他們是否知道,他們這樣做將會是
    1) 為建設香港的未來盡了一分力?
    還是
    2) 為破壞香港的未來盡了一分力?

    回覆刪除
    回覆
    1. 別小觀今日嘅年青一代、他們之中有不少叻仔叻女、連山姆大叔都爭着來討好架!

      刪除
    2. 我怎敢小看年青一代的叻仔叻女,尤其是學聯的幾個頭頭。只是叻人如果真心貢獻社會,為國為民,是為社會人民之福,如果叻人走了歪路,則為禍更大。

      佔中一手破壞市民生活環境,並以無數市民的痛苦作為談判的籌碼,是魔鬼的行為,是建設還是破壞,未來歷史自有公論。

      刪除
    3. 校長的文章是寫得幾好,如果無陰謀美國那段的話。
      老老實實,如你們是身為有的錢的香港人(定義為1000萬資產不包括不動產的),未來一定要送子女出外讀書的,地方選擇只有北京或美國(英國),你估你們包括那位校長會選邊度呢?
      如大家都不選北京的話,又唔見大家內心真是幾愛國羅,或許因為窮所以必須愛國留港。

      刪除
    4. 把子女送到那裡留學和愛國有甚麼關係?過去也有一些學有所成的成名學者,因為愛國而放棄在外國的名譽、地位和舒適生活,回國貢獻良多,相信已經在外國留學畢業和正在外國留學的人中,愛國的人不會是少數。

      愛國也不一定愛當時的統治者,國父孫中山先生便是看到當時的人民生活於水深火熱之中而推動革命,愛國不等於愛當時的清政府。外國的在野反對派不愛當時的統治者,也不會因此而被說成是不愛國。

      對於那些蓄意破壞人民/市民安定的生活,並以製造人民/市民的痛苦,作為自己的談判籌碼,無論是否有崇高的目標,這種手段和心術也難以認同。

      刪除
  5. 孫中山是用割讓東三省給日本交換倒清的革命本錢喔,以至後來日本全面侵華。甘你如果是當年的滿清子民的中國人又會點看孫中山呢?是否也算蓄意破壞人民/市民安定的生活,並以製造人民/市民的痛苦,作為自己的談判籌碼,無論是否有崇高的目標?
    成年人口話愛國,但是否真心就好難講了,所以才用子女前途來證明就更準確有效,等同於戰國時期質押太子一樣。例如如果必須送子女去英美或北京居住,只有旅行才可以短期出國,完結必須回北京或英美,甘你會如何選擇,還是一樣的赤子之心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在中國歷史上,並沒有孫中山先生在革命成功後,割讓東三省給日本的事蹟紀錄。

      假如孫中山先生真有作過這種事,你會認同這種做法嗎?一件事的對與錯,並不應因為做的人是否值得專敬而改變的。

      一般市民說愛國也要把子女作質押?是否有點想多了。一個人是否真的愛國,你從他的行為自己判斷(或懷疑)可以了,無需爭拗。

      刪除
  6. 我看的是中文歷史,就不清楚你口中中國歷史是那個版本了。可以肯定的事實就是推到滿清後的70年,中國人的生活一定比滿清那時差。
    不過爭論這些是無用的,從你的言論看你履歷還未夠,到此為止算了。中國人常話人要蓋棺才可以定論的

    回覆刪除
  7. 追求兄,祝你聖誕快樂。

    回覆刪除
  8. 追求自由兄、祝你新年進步、得心應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域兄,祝你新年快樂,身體健康。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