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年12月30日星期六

2017年結

2017年恒生指數收 29919.15,升 36.0%,國企指數收 11709.30 24.6%

股票投資組合在2017年包括股息 25.1%,扣除股息後 20.7%,跑輸大市(恒生指數)15.3%國企指數3.9%連續三年跑輸大市,亦跑輸國企指數兩年。以下組合在扣除股息後的全年升跌圖。



今年在三、四月也曾經跑贏恒生指數及國企指數,不過只屬曇花一現,首先在五月開跑輸恒生指數,然後在十一月開始更跑輸國企指數。今年第四季,恒生指數和國企指數都有不錯的升幅,可是投資組合卻沒有進賬。

持股的四大板塊全部跑輸恒生指數,其中內房板塊算是比較好的,可是組合內沒有如恒大或者融創等明星股,內房板塊的升幅也只是和恒生指數差不多,而能源板塊(以電力股為主加上石油、石化、煤炭和天然氣等等)則最差,在過去的三年都是同時跑輸恒生指數和國企指數的。

相比起2014年底的恒生指數23605.04,三年間恒生指數共上升了26.7%,而投資組合(不計股息)只上升了3.6%,三年來跑輸了恒生指數共23.1%,一點也不少。從另一方面看,2014年的國企指數是11984.69,到現在是下跌了2.3%,如果和國企指數比較,則投資組合仍然是跑贏了5.9%。原來在這三年間,國企指數竟然跑輸恒生指數29.0%之多!由於組合以內地公司為主,跑贏國企指數算可以自我安慰吧。

檢討投資策略
那麼組合選投資內地公司為主,又是否應該改變策略,轉變為更多的本地公司呢?首先看看在2014年和現在的市盈率和股息率:

2014年底
市盈率/盈利指標
股息率/股息指標
恒生指數
11.012144
3.60%850
國企指數
8.931342
3.73%447

2015年底
市盈率/盈利指標
股息率/股息指標
恒生指數
8.852476
4.15%909
國企指數
7.071366
4.30%415

2016年底
市盈率/盈利指標
股息率/股息指標
恒生指數
10.862026
3.77%829
國企指數
7.391271
3.97%373

2017年底
市盈率/盈利指標
股息率/股息指標
恒生指數
16.011869
2.98%892
國企指數
9.721205
3.47%406
註:盈利指標=恒生指數/市盈率,股息指標=恒生指數X股息率)

如果按盈利指標和股息指標看,從2014年到2017年的恒生指數盈利沒有上升,而是下降了13%,股息則上升了5%;而國企指數的盈利下降了10%,股息也下降了9%。恒生指數大幅跑贏了國企指數,似乎並非由業績所產生的,那麼是甚麼原因呢?

股息似乎是其中一個因素,在這三年恒生指數的盈利雖然和國企指數一起下降了十多個巴仙,可是恒生指數的股息並沒有像國企指數的股息般跟隨著下跌,造成了恒生指數的強勢。(股息當不會是惟一的因素,其他的因素便請各位代為尋找了。)

從上面可恒生指數公司的業績並沒有比國企指數公司的業績好,但是恒生指數公司的派息比率比三年前高,反映出公司的管理層對現的前景比三年前樂觀,公司未來的業績可以看高一線,可是公司的價格也上升了更多。相比之下,國企指數公司(內地公司)的現價會有更高的值博率。

因此我仍然會維持現有的策略,不會改持本地公司股票。

現金的影響
另一點值得一提的是現金佔組合的比重,投資組合內或多或少總有一些現金,不會長期都全部是股票。假設投資組合內有10%的現金和90%的股票,而這10%的現並不會跟大市上升,在今年大市上升卅多個巴仙的情況下,這10%的現便會令投資組合跑輸大市 3%以上。

組合內的現金在升市時會令組合跑輸大市,但是在跌市時又會令組合跌少一點而跑贏大市,減低組合的風險。那麼組合裡持有多少現金才適合呢?不要忘記,在過去的數十年,恒生指數(大市)是以大約每年5%的平均速度上升(還未計約3%的股息),而組合中的現金部分是不會自己升值的。組合內現金的影響,可視作為減低風險的保險費。

組合內現金越多,即保險費用越高,投也會相,你會願意付出多少的保險費呢?其中的平衡點不容易握,也沒有標準答案,別人的平衡點並不一定適用於自己。

每人都希望拿到最高的回報,那麼願意冒上最高的風險,是否把現金一直減少至0(甚至負數),便可一直提高回報呢,答案是否定的。如現金太少,在機會(股災)來臨時,便再沒有現金去買入便宜的股票,回報反而沒有那麼好。如果現金是負數,更可能會在黑天鵝來臨時沒頂。有時高風險不一定會帶來高回報。

要決定現金在投資組合中的比重,是一種取捨,大家不妨想想是取甚麼?捨甚麼?

投資組合表現
我的投資組合一般會在升市時減持,跌市時增持,也就是說理上投資組合的表現會在升市時跑輸大市,跌市時跑贏大市(跌少一點)。這樣做主要是希望能減低組合的風險,經過一段時間的驗證,在多隻股票上都可以達到緩慢增值,甚反敗為勝的效果,風險應該是有效的降低了。

除了降低風險外,當然亦希望組合能夠在長期的表現上會跑贏大市,至於為何認這個方法可以在長期(綜了升市和跌市)的表現上跑贏大市,在市盈率及股息率投資法從歷史數據比較股息率投資法的數據給了我相關的靈感和信心。只可惜在最近的三年都跑輸了大市,因為組合以內地公司為主,雖然跑贏國企指數,但是仍然跑輸恒生指數,在這三年恒生指數大幅跑贏國企指數(內地公司)的背景下,這套投資法亦難以反敗為勝。對內地公司和本地公的選,已在上面的一節中分析在此不再重,我始終相信世界輪流轉。

最後一提是騰訊在過去一年上升了大約一倍,佔恒生指數的比重亦大,國企指數和投資組合中缺少了騰訊,已經可以令指數和組合跑輸大市不少。過去幾年都有近似的情況,只在乎幅度的大小。這個情況會在未來延續下去嗎?


  
祝各位網友2018年身體健康,福星高照


2017年11月17日星期五

吾不欲觀之矣

今天恒生指數上升了180點(0.62%),國企指數也上升了75點(0.65%),可是我的投資組合卻下跌了0.81%。組合中的49隻股票中,有15隻上升,31隻下跌,3隻沒有升跌,下跌的股票比上升的多出一倍以上。

由年初到現在,恒生指數上升了33%,國企指數上升了24%,而組合(不計股息)只上升了19%,比恒生指數少14%,比國企指數少5%

組合內的四大板塊,沒有一個跑贏恒生指數,其中能源板塊在四大板塊中的比最高,今年的最差。

勝敗乃兵家常事輸就是輸,在此作個記錄,將來回顧之用。(是否人心不足?組合醜醜地也上升了19%,只是跑輸大市而已。)


2017年7月1日星期六

2017半年結

2017年上半年(630日)恒25764.5817.1%;國10365.2210.3%

股票投資組合上半年不計股息14.0%,跑大市(恒指)3.1%但是跑贏國指3.7%。組合在今年一、二月跑輸大市,三、四月跑嬴大市, 到五月後又跑輸大市, 真是變幻才是永恆。今年上半年國指跑輸恒指6.8%,而組合又以國內公司為主,雖然跑贏國指3.7%,卻仍要跑輸恒指。

國企指數在過去兩年連續跑輸大市,今年上半年再輸6.8%,和2014年尾的指數(恒生指數23605.04和國企指數11984.69)比較,兩年半間恒生指數累積上升了9.1%,而國企指數累積下趺了13.5%,兩者相差了22.6%

三、四月時能夠跑贏大市的主要原因是航運碼頭板塊反彈,內地的地產板塊亦不弱,可是一到五月,便被打回原形。

由於大市上升,在上升時減持,下跌時增持的操作下有了一些現金回籠,操作回復正常狀態。經過了去年現金不足的情況,檢討後決定逐漸增加少許現金的比重,令操更暢順和減低風險。




2017年5月2日星期二

曾氏通道及未來一年的位置(2017更新)

繼去年月的一篇《曾氏通道未來一年的位置2016更新)》,並預估了未來一年(即今年)曾氏通道的位置(註1),預估的位置當然不可能準確,現在讓我們看看相差有多遠。

以下是由1992年開始的最新恒生指數曾氏通道圖(不同起始點會得出不同的曾氏通道,1992年開始是跟隨曾淵滄博士在一些書上的習慣):





下表為曾氏通道去年預估的位置,今年的真正位置,及未來一年的預估位置(括弧內為對應的恒生指數位置):

通道線
去年預估位置
30/4/2017(註2
30/4/2018
95%樂觀線
10.64 (41,800)
10.61 (40,700)
10.66 (42,800)
75%樂觀線
10.48 (35,500)
10.45 (34,500)
10.50 (36,300)
中線
10.24 (28,100)
10.21 (27,200)
10.26 (28,600)
75%悲觀線
10.01 (22,200)
9.98 (21,500)
10.03 (22,600)
95%悲觀線
9.84 (18,800)
9.81 (18,200)
9.86 (19,100)


註:
1)由於上圖是由二十多年的數據造出,一年後的曾氏通道只是再加一年的數據,對於通道的位置應該不會有太大影響,因此可以用當時的通道延長,預估通道的未來位置,相信不會出現太大的偏差,而少許的偏差是可以接受的,我們只需要知道恒生指數在通道的大約位置。

)曾氏通道不但在今年的位置比去年預估的位置低,而且在去年30/4的位置也比去年時的曾氏通道低。在過去年都出現相同的現像,是因為這年的恒生指數在通道的下方運行,把通道的平均值向下拉低,這便是我以前說的自我修正功能,也是我在《曾氏通道》一文中使用移動曾氏通道檢視過去效能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