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年11月17日星期五

吾不欲觀之矣

今天恒生指數上升了180點(0.62%),國企指數也上升了75點(0.65%),可是我的投資組合卻下跌了0.81%。組合中的49隻股票中,有15隻上升,31隻下跌,3隻沒有升跌,下跌的股票比上升的多出一倍以上。

由年初到現在,恒生指數上升了33%,國企指數上升了24%,而組合(不計股息)只上升了19%,比恒生指數少14%,比國企指數少5%

組合內的四大板塊,沒有一個跑贏恒生指數,其中能源板塊在四大板塊中的比最高,今年的最差。

勝敗乃兵家常事輸就是輸,在此作個記錄,將來回顧之用。(是否人心不足?組合醜醜地也上升了19%,只是跑輸大市而已。)


2017年7月1日星期六

2017半年結

2017年上半年(630日)恒25764.5817.1%;國10365.2210.3%

股票投資組合上半年不計股息14.0%,跑大市(恒指)3.1%但是跑贏國指3.7%。組合在今年一、二月跑輸大市,三、四月跑嬴大市, 到五月後又跑輸大市, 真是變幻才是永恆。今年上半年國指跑輸恒指6.8%,而組合又以國內公司為主,雖然跑贏國指3.7%,卻仍要跑輸恒指。

國企指數在過去兩年連續跑輸大市,今年上半年再輸6.8%,和2014年尾的指數(恒生指數23605.04和國企指數11984.69)比較,兩年半間恒生指數累積上升了9.1%,而國企指數累積下趺了13.5%,兩者相差了22.6%

三、四月時能夠跑贏大市的主要原因是航運碼頭板塊反彈,內地的地產板塊亦不弱,可是一到五月,便被打回原形。

由於大市上升,在上升時減持,下跌時增持的操作下有了一些現金回籠,操作回復正常狀態。經過了去年現金不足的情況,檢討後決定逐漸增加少許現金的比重,令操更暢順和減低風險。




2017年5月2日星期二

曾氏通道及未來一年的位置(2017更新)

繼去年月的一篇《曾氏通道未來一年的位置2016更新)》,並預估了未來一年(即今年)曾氏通道的位置(註1),預估的位置當然不可能準確,現在讓我們看看相差有多遠。

以下是由1992年開始的最新恒生指數曾氏通道圖(不同起始點會得出不同的曾氏通道,1992年開始是跟隨曾淵滄博士在一些書上的習慣):





下表為曾氏通道去年預估的位置,今年的真正位置,及未來一年的預估位置(括弧內為對應的恒生指數位置):

通道線
去年預估位置
30/4/2017(註2
30/4/2018
95%樂觀線
10.64 (41,800)
10.61 (40,700)
10.66 (42,800)
75%樂觀線
10.48 (35,500)
10.45 (34,500)
10.50 (36,300)
中線
10.24 (28,100)
10.21 (27,200)
10.26 (28,600)
75%悲觀線
10.01 (22,200)
9.98 (21,500)
10.03 (22,600)
95%悲觀線
9.84 (18,800)
9.81 (18,200)
9.86 (19,100)


註:
1)由於上圖是由二十多年的數據造出,一年後的曾氏通道只是再加一年的數據,對於通道的位置應該不會有太大影響,因此可以用當時的通道延長,預估通道的未來位置,相信不會出現太大的偏差,而少許的偏差是可以接受的,我們只需要知道恒生指數在通道的大約位置。

)曾氏通道不但在今年的位置比去年預估的位置低,而且在去年30/4的位置也比去年時的曾氏通道低。在過去年都出現相同的現像,是因為這年的恒生指數在通道的下方運行,把通道的平均值向下拉低,這便是我以前說的自我修正功能,也是我在《曾氏通道》一文中使用移動曾氏通道檢視過去效能的原因。

2017年3月31日星期五

從股息率看港股的未來展望(2017更新)

每年的二、三月都是主要的業績公告期,新一年的股息和去年比較可能會有較大的變化,又是時候對去年的資料作一次更新了(http://freenenjoy.blogspot.hk/search/label/股息率投資法)。

用今年3月最新公告計算的恒生指數全年股息(不是股息率),和去年3月比較,增加了約2.1%。以331日的恒生指數24111.59及股息率3.50%計:


未來一年
未來二年
恒指目標中位數
26600
29100
一個標準差範圍
2100032200
2260035500
註:
1)一個標準差範圍是指有約68%機會在這個範圍內,並不是說那是預測的高低點,也代表有約32%機會會升穿範圍的高點,或跌破範圍的低點,機會並不低。
2)以上機會率是以正態分佈計算得出,但股市的升跌並不十分依循正態分佈。通常是上升的速度慢,下跌的速度快,也有肥尾效應。



下圖是用股息率推算的二年後恒指(預期恒指)和真正的恒生指數比較:




2017年1月28日星期六

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

2016年結

2016年恒生指數收 22000.56,升 0.4%,國企指數收 9394.87,跌 2.8%

股票投資組合在2016年包括股息虧損 1.3%,扣除股息後跌 5.1%,跑輸大市(恒生指數)5.5%國企指數2.3%連續兩年跑輸大市,這是在過去15年來第4次跑輸大市,對上3次是在2004, 20102015年,過去3次都是跑輸恒生指數,跑贏國企指數,這次是同時跑輸兩個指數。以下是組合在扣除股息後的全年升跌圖。




9月的《今年跑輸大市回顧檢討》時,組合跑輸大市達10%,現在跑輸5%,算是有進步了,再次強化我對「升多會趺,趺多會升」的概念。想到去年大幅跑贏國企指數達10%,雖然今年跑輸2%,兩年加起來仍然是跑贏約8%,由於組合內以內地公司為主,也可以自我安慰吧。

去年跑輸了大市,今年輸得更嚴重,是否現在的投資方法出了問題,如果不能跑贏大市,為何不買盈富基金代替?首先為自己過去的成績算算帳,看看組合、恒生指數和國企指數的比較:
  
時段
組合升跌
(不計股息)
恒指升跌
國指升跌
1
-5%
+0%
-3%
2
-14%
-7%
-22%
3
-6%
-6%
-13%
5
+40%
+19%
-5%
10
+52%
+10%
-9%
15
+318%
+93%
+434%
  
如果把時拉長還算有點微利我又怎可能年年跑贏大市呢?便暫用阿Q精神麻,說是短的波動,繼續現時使用的方法策略,希望不會因此而把過去的盈利被慢慢陰乾罷。比較恒生指數和國企指數在過去15年的變化,正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世界輪流轉。大策略沒有改變,枝葉的調節並不會影響大局。


對於分五注的股息率投資法(市盈率及股息率投資法),上次在2008年買入後,恒生指數經過20111月的高位,股息率低至2.60%,但是未到2.40%的沽出第一注的位置,沒有買賣,也即是錯過了,到現在仍然沒有買賣(有網友因此留言質疑股息率投資法在近年失效了)。只是錯過了也沒有甚麼不好,假如當時定位在2.60%沽出了一注,那麼便會持有20%現金,一直到現在仍沒有買回的機會。在過去的六年,盈富基金每單位派發了$4.45,相當於4540點的恒生指數持有現便會損這部的收入(即要以比賣出價低4540點買回才算有利可圖)。所以我對持有現金的戒心,比持有股票的戒心還要高。(註:對個/情,無論是好了還是差了,都只是巧合。)

我使用的偏重股息率的投資法,也是利用大市的波幅賺取利潤,也就是人性的貪婪與恐懼,令市場超買和超賣,在超買時(價格高)減少持貨,超賣時價格低)增加持貨,企圖在波動中賺取比大市高的回報。任何投資方法都有其弱點和盲點,要了解到其中的缺點,相應的風險,再思考是否適合自己的性格和環境。

投資者的選「取」「捨」,重點在於自己是否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在「取」甚麼、「捨」甚麼,能夠明白到自己的位置,和「取」「捨」的決定的影響,已經是難能可貴。


祝各位網友2017年身體健康,事事順心。




2016年9月14日星期三

今年跑輸大市回顧檢討

恒生指數在今年2月時跌至一萬八千多點,到上星期升穿二萬四千點,這星期又下跌成千點,股市便是這樣反覆無常。

我的組合今年(YTD)跑輸大市(恒指)約10%,跑輸國企指數約3%,看到一些網友談及今年賺了多少、跑贏大市多少、資產接近去年的高位等等,真是又羨慕、又妒忌。

今年已經過了八個多月,還有三個多月便年結,只希望在未來數月,組合表現會好一點,不至於太難看。組合內四大板塊都跑輸大市,惟有檢討策略和操作,尋找改善的地方。

雖然組合在去年跑輸大市,今年(YTD)更跑輸約10%,但是組合內主要由國企組成,去年跑贏國企指數約10%,今年(YTD)跑輸國企指數約3%,兩年加起來仍然是跑贏約7%,從這個角度看,總體上仍然不算太差,我不會有能力每年都跑贏大市。(阿Q精神,自我感覺良好。)

今年開始時的組合現金量已在極低水平,遇上年初的大跌市,沒有現金買貨,被封印了動彈不得,「逢上升時減持逢下跌時增持」的投資策略不能運作,其後回升也就賺不到那部分的利潤今年在減持、增持和換股的操作中,大約只取得1%的回報,對於持有板塊跑輸大市幫助不大。

假如要有足夠的現金吃到今年初的大跌市,現金佔組合的比例要比現在的多約10%(即整體持貨量降低10%),今年大約可以為整個組合再增加2%的回報。決定股票資產配置的一個難處,就是因為大市以大約每年5%的速度上升,還有約3%的股息,長期持有的現金會跑輸大市不少,假如今年初那種幅度的跌市,平均三年少於一次,買、賣提供的回報便不足以填補現金跑輸大市的損失,要把現金水平再提升上升多少這樣又回復到統計或機會率的考慮

但是投資又不是完全以回報作考慮點的,否則夏普比率(Sharpe Ratio)也不會那麼受到重視,考慮回報的同時還要兼顧風險,更重要的還是投資者要承受的壓力,這方面卻是很主觀的,隨著各人的性格、知識、生活環……而改,並非拿著計算機便可以輕易計出。

在大市下跌時,我們需要有一定的現金量去在低位吸納,在大跌市時沒有額外現金吸納,不但影響投資的回報,同時亦要承受額外的壓力。而未來又不可知,如何平衡投資組合的風險、回報和承受的壓力,並不容易。這部分亦一直在檢討和變化之中,我會偏向減低少許的回報來減少風險和壓力,就相當於買保險。

我不懂估市,但是相信大市升多會跌,跌多會升。怎樣才算多?又回到均值回歸的參考數據,那些都是過去的數據,未來可能會改變,要降低風險,於是 「逢上升時減持逢下跌時增持又派上用場。來來去去我就這套想法,並無新意。

思前想後,整體策略仍然不覺得有大改動的需要,只是一些細節上會作出微調,在回報和風險的平衡上,再向減低風險作輕微的傾斜,減少壓力以保障心理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