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3年6月5日星期三

高風險、高回報?

經常在電視、電台聽到「高風險、高回報」的說法,很多財經專家、市場中人、甚至經濟學者都會不經不覺的把「高風險、高回報」掛在口邊。但是高風險真的和高回報掛鉤嗎?


甚麼是風險?
從投資上看,一般的看法包括價格的波幅大代表高風險(也代表可能虧損的幅度大);也有以價格下跌的機會率大代表高風險;也有以虧損時對生活的影響大代表高風險,不一而足,並無一個固定的定義。很多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同一個人在不同時間場合也會有不同的定義。我和一般人的看法沒有多大分別,不過認為最大的風險來源在於無知和貪念,在自己不認識的範疇上投資/機而又妄想有非比尋常的回報。


高風險會帶來高回報嗎?
人人都想沒有風險又有高回報的投資,但同時又覺得世上那有這麼想理,因此常常聽到:「邊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要想有高投資回報,便要冒較高的風險。」

假如你到賭場賭大小,並且把所有賭本(例如$10,000)一次過買下去,如果贏了便把注碼加倍(賭本加上贏回來的資金)再買下去,如是者連續賭五局,連贏五局時便可以拿著賭本的32倍($320,000)離開。這種132的賭法是否「高風險、高回報」?為甚麼?

相信大多數人都不會把以上的賭博作為「高風險、高回報」的一個例子,因為大家都知道以上的賭博在短期來說已經很少有贏的機會,在長期來說就更加是送錢給賭場用。那麼只買一局,贏了便走又如何?有接近一半(當然是少於一半)的機會可以拿到雙倍的資金離開,又算不算高風險、高回報?

如果都不算是的話,那麼為甚麼又有那麼多人投資/機在高槓桿的衍生工具上,把提高賭博注碼(槓桿投資/機只是相當於提高了賭博的注碼,並付出費用),說成是「高風險、高回報」?以「風險越高、回報越大」作為藉口,自己騙自己的沈迷在賭博之中。這種提高注碼式的賭博,又如何可以提高回報?

不但是一般的小投資者,金融市場中不少知名人士,都會在冒高風險的時候,以「高風險、高回報」,富貴險中求等作為藉口,麻醉自己對風險的恐懼,然後「理直氣壯」地把資金押下去。

「高追」也是在股市中常見的例子,經常聽到傳媒中的「投資專家」說:「XX股上升了幾天,勢頭好,應該沒有這麼快炒完,有力再上」,又經常聽到電話中的散戶說:「我的XX股在$YY買入,現在跌到$yy,怎麼辦?」六神無主,藥石亂投的結果可以想像。


低風險、高回報?
我的看法剛剛相反,「減低風險」才是「增加回報」的關鍵,尤其是當風險代表價格下跌的機會率大小時,減低風險就是減少了虧損的機會,一般情況下,自然也代表著增加了賺錢的機會。也許有人會反駁說:「全部持有現金不作投資,便不會虧損,不過也不會有回報。」對不起,只持有現金不是不會虧損,以購買力看,除了極少數的通縮年份外,現金的購買力每年都在減少中,也相當於一直在虧損中,要跑贏通賬才可算是沒有虧損。因此把現金放在銀行收息在大部分時間也是在虧損中,不但不是沒有風險,而且差不多是只虧不贏的投資,不過也總比道聽途說,藥石亂投式的投資/機好。試想想三十年前有一百萬資產和現在有一百萬資產,在生活水準上有甚麼分別。事實上我們根本不能逃避風險,只能積極面對、認識和減低風險。

那麼買iBond便可以追及通脹,不是不用虧本了嗎?但是香港政府有限度照顧市民,以去年計,每人只可以向政府買得3-4萬元的iBond,如果要在二手市場購買,$100iBond大約售$105元,本金大了,也就不能追及通脹,要虧損了。

美國經濟學家郝金(Robert A. Haugen)教授去年發表了一項研究,以24個月的回報標準差為風險衡量準則(即以波幅的大小為風險準則),對全球21個國家/地區股市在19902011年的表現,進行了一次詳盡比較,結果顯示被列入波動性最小、風險最低類別的股份,在21年間有20年有正回報,只有1年錄得負回報;而那些波動性最大、風險類別最高的股份在21年間卻只有2年錄得正回報,19年的負回報。風險最低類別的股份平均每年跑贏風險類別最高的股份17%


(郝金教授的研究指出波動性最小、風險最低類別的股份,在21年間只有一年錄得負回報,而波動性最大、風險類別最高的股份,在21年間卻只有二年錄得正回報。)


引用巴菲特的名言:「投資的第一條準則是不要虧損;第二條準則是不要忘記第一條準則。」相信很多人(包括投資專家)都會認為巴菲特有很高的投資回報,但是看他的投資準則,他會冒很高的投資風險嗎?他才不會把資金押在他認為高風險的項目上,他只會把資金投放於他認識,並認為是低風險的項目,也因為他對自己投資的項目非常有信心,所以他才會強調不需要太分散投資,分散投資(對他來說)會減低回報,他正正是投資於低風險項目而獲得高回報的,是典型的要求低風險、高回報的投資者。相信其他能長期跑贏大市賺大錢的投資者,都是投資在他們認為低風險、高回報的項目上。


投資的態度
很多人把「高風險、高回報」引申為「要想得到高回報,便要冒高風險」,因此而把資金投放在高風險的項目去博一博。以博一博的心態去投資,與賭博何異?

人的貪念有時會蒙蔽理智,尤其在價格快速上升的時候,無論股市、樓市或其他投資,都會引起更多人的貪婪與恐懼(怕走寶,遲買會更貴),而令氣氛越來越瘋狂,火越燒越旺,終至大幅偏離基本因素,引起泡沫,然後......

在氣氛瘋狂的時候,很多投資者一方面知道「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另一方面又抵受不了貪婪的引誘,最後便藉口以「高風險、高回報」,富貴險中求作解脫,投進火場,企圖在短時間內獲得可觀的回報,可惜往往事與願違。

也有人選擇購買基金,把資金交給「專業」投資者管理,但又不知道如何挑選基金,只有依從金融經記(理財顧問)的介紹,例如某某基金在過去1年、3年及10年的回報很好......之類。王澤基教授在<<反轉腦袋投資學>>中指出,基金公司只要成立非常多的基金投資於不同領域,然後把其中表現遜色的基金結束並成立新的基金取代,那麼便可以不斷有很多過去業績良好,而事實上只有隨機表現(即過去的良好業績只是運氣好)的基金可供投資選擇。對於那些收取表現費的基金,則更可能會因為要博取表現費而蓄意冒上更大風險,反正賭輸了是別人的錢,而賭贏了便可以收取表現費,投資者的回報和基金經理的回報並不掛鉤。因此把資金交給「專業」的基金經理,並不代表可以降低風險。

在投資場上,我們無法完全避免風險,只能選擇面對,而面對風險最重要的是要對所作投資的瞭解和認識。這並不是道聽途說,聽了傳媒或別人的分析便以為自己對所作投資有認識,而是要作出深入瞭解,能夠有獨立的分析見解,明白前景和風險所在的認識。只有正確認識自己的投資,才能有效的降低風險,從而取得合理的回報。做生意有所謂不熟不做,隔行如隔山,在投資場上何常不是一樣。

郝金教授的研究指出,無論從不同的市場看,或是從不同的年份看,投資於高風險(波幅大)股票平均會跑輸給投資於低風險(波幅小)股票的現象,相當明顯。郝金教授的研究同時指出,機構投資者通常會持有更多高風險股票。信奉「高風險、高回報」的人值得再三反思。

以「高風險、高回報」的心態投資,只能算是賭博,我們也只好祝他們鴻福齊天,有好的運氣。「高風險、高回報」這句經常被金融界人士掛在口邊,甚至自己也深信不疑的說話,卻令無數的投資者誤把賭博當作投資。


4 則留言: